搜索新聞

億萬云辦公,會議系統“云到端”的選擇

來源:投影時代 更新日期:2020-02-20 作者:那山那水

    2020年一場NCP疫情,徹底改變了此前“云辦公”概念火爆、落地困難的局面:超過數百億人次的云辦公應用,就連釘釘、企業微信這樣的“絕對”巨頭都“紛紛宕機”。

    雖然大多數應用在疫情期間免費、特惠,但是每一個行業人都知道“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大‘播種’”。其產生的長期經濟價值難以用“金錢”評估,甚至會成為社會生產和生活模式變革的里程碑。這也讓人們對“會議系統”產業的未來發展“信心倍增”。

    嶄新的技術框架,賦能云辦公

    國內遠程會議和視頻會議系統的大規模部署,至少可以追溯到25年前的中央省區專網應用。而且,今天的技術與那時候的技術,在“兼容”上,居然能夠“全方位繼承”。那些縱使是最古老的系統,依然能夠在今天的“云辦公”體系中穩定可靠運行。

億萬云辦公,會議系統“云到端”的選擇

    ——這就是“云時代”會議視頻、遠程辦公最大的特點:即從專網、專用設備,到公網、公用設備;從封閉式的技術體系,到開放式的智能生態。這種變化不僅,1.有效繼承所有的遠程辦公、遠程會議,歷史上的硬件和軟件遺產;(也能)2.很好的兼容廣泛存在的各種新型智能設備。

    國內遠程會議、視頻會議25年的歷史,就是一部從“極高的門檻”,到目前“微信多方視頻”、任何人都可以玩的“無門檻”!這就是這次疫情期間,為何云辦公能夠迅速落地和普及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即以“云端為核心的會議控制中樞”+“以各種專用或者通用智能設備為核心的應用平臺”,構成了一個可以快速部署,迅速擴張的嶄新技術框架——這不同于傳統遠程會議、視頻會議,需要通訊專網或者專業帶寬,需要自有會議主機、需要一堆專有協議下的專業設備的格局。這種產業技術框架的全方位升級,也在促進“遠程會議”產業的結構性調整。

    從專業設備廠商到云服務廠商的轉折

    在疫情引發的云辦公熱潮中,視頻會議企業的“高熱”只持續了“2月10日開工前的一周左右”。之后,無論是輿論上,還是證券市場上,這股熱潮都出現了“結構性調整”:即云服務廠商代替視頻會議設備企業,站上風口。

    這種格局,本質與新的技術框架下,廠商們的地位變化是緊密相關的。在10年前,視頻會議產業還是“主機廠商”占據領導地位的格局。企業需要視頻會議系統,就要部署自己的“會議主機”——即一種專用的多路視頻直播服務器產品。這種多媒體服務器的性能優劣,基本和“網絡帶寬”一樣,在根本上決定一套遠程視頻會議體系的“體驗和性能”。

    但是,今天會議主機更多的讓位于“云服務”:通過云端強大的并發能力和數據通道、尤其是云端冗余的軟硬件能力,極大的提升了視頻會議系統部署與擴展的便捷性——今天市場上的所謂“會議主機”,更多的是“智能會議室主機”,承擔智能會議內的接入輸出和智能物聯控制任務。這與傳統意義上所講的視頻會議主機,主要控制“并發應用”完全不同。

億萬云辦公,會議系統“云到端”的選擇

    另外,基礎硬件的進步是云辦公能夠實現的關鍵:比如5G無線網絡、比如普及的光纖寬帶:2003年非典期間,北京小湯山醫院接入的是512K的網絡,今天武漢火神山是5G+光纖的雙千兆網絡——2000倍的帶寬差異。

    從多媒體處理設備的性能看,高清、全高清處理系統不僅“普及”而且“廉價”:成本只需要百元級別就能做到流暢應用。這個成本是10年前的十分之一,20年前的千分之一。更多的設備、更低的成本、更好的多媒體信息處理能力,這讓“云視頻”應用可以無限的滲透,為云辦公提供了另一個重大基礎。

    在這兩點之上,大量的“智慧設備普及”:智能投影機、智能會議大屏、智能手機、智能電視,都可以成為云辦公、遠程會議的“終端”設備。15年前,名噪一時的“網真”應用,現在就是“大白菜”。——專業視頻會議和視頻會議室設備廠商,已經快退化成“普通辦公電器”廠商。

    “低門檻、去專業化、低成本、高普及”,這就是視頻會議過去十余年進步的“核心方向”。也主導了產業格局的變遷,以及今天NCP疫情之下的“云辦公”熱潮。

    云端辦公、視頻會議普及,還需要“專業設備”嗎

    以“智能硬件”和“智能生態”為基礎,云辦公的“專業度”褪去。讓更多的人、更多的中小企業,可以靈活的享受科技紅利、辦公移動智能化的便捷。

    但是,這并不意味著“專業性”設備正在退出“視頻會議市場”:專業性設備正在以嶄新的方式,重新部署在從辦公室、會議室到家庭的“工作環境”之中,甚至帶來了“新的應用巨頭”的崛起。

億萬云辦公,會議系統“云到端”的選擇

    例如,智慧會議平板產品在過去2年時間內高速發展,成為眾多中高端會議室“智能化”的主角。再例如硬件傳屏設備和智能會議室主機,也紛紛登場,為會議室提供“一站式”接入體驗,提升多元智能設備參與下的會議組織與應用便攜性。另外,一些長期有居家辦公需要的人士,也紛紛選擇放棄TV屏幕——因為電視機的亮度很高,不適合近距離觀看——而是選擇專業的會議顯示屏幕,或者大尺寸PC顯示器產品。

    對此,行業專家指出,從會議室、辦公室與桌面辦公、居家辦公、移動辦公四個場景出發,云辦公概念背后,不僅是“云服務”會持續增長,專業的硬件設備,包括顯示、互動、連接與管理等產品,也會進入“差異化和專注化”的發展新時期。雖然,各種智能設備都能“臨時抱佛腳”的充當云辦公、云會議硬件平臺,但是體驗不佳、健康度不達標等問題,決定了云辦公時代,必然需要從視頻、音頻、機器聽覺與視覺,到聯網主控設備在內的“專業化”產品。

    “會議企業從主要做‘整個系統’,到依托于云,從服務出發,并兼顧終端性產品,這種變革正在發生——云辦公和視頻會議越來越消費化,但并不是‘消費產品替代專業產品’,而是專業產品更具有消費類產品那種成本與靈活性體驗”。

    “云”+“端”,描繪未來辦公和視頻會議版圖

    未來的云辦公、遠程會議、視頻會議、網絡教育都需要以“云端”為核心業務平臺。這已經是行業的基本共識。在這方面,阿里、騰訊、三大電信企業自然是“最大的受益者”。教育網也會建立專門的國家級教育“云”平臺。

    不過,云服務在“硬件端”高度集中化的背景下,軟件平臺和系統端也會存在分散的競爭:打造一流的云應用系統和服務端產品,例如阿里釘釘等被認為是嶄新的商業模式風口,以及高質量互聯網流量窗口。巨頭企業和傳統軟件視頻會議企業早已經“深入布局”,全方位的發力。

億萬云辦公,會議系統“云到端”的選擇

    另一個層面,遠程視頻應用的“設備端”,現在則是“初期”起步階段。以智能會議平板為例,2019年銷量大約30萬臺。這個量對于全國2000萬的企業會議室數量而言,幾乎可以忽略。行業人士更是認為,至少還有10倍的成長空間。

    而云辦公的場景,不僅是會議室的需求,也包括辦公用桌邊產品——后者又包括居家型和工位型兩種類型。為何有了專業的會議室設備,還需要桌面設備呢?答案在于跨地域的溝通,可能是1對N進行,這時候桌面級的云辦公軟硬件需求就會出現,并成為一個“單價有限”但規模龐大的市場。

    從技術門類看,云辦公終端設備也是比較復雜的,從智能計算、顯示與聲音、聯網控制到智能物聯等都是可能的“植入技術”。且在產品造型設計上,也可以不局限于傳統“設備”的磚頭形狀,更有創意:尤其是居家辦公產品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行業研究認為,云辦公正在進入真正的落地期。NCP疫情下的大規模實踐,將有力的推動云辦公概念的普及。且,這種系統的價值可能會從“辦公”維度,擴大到學習、培訓和社交領域。依托“云”+“端”的創業和創新熱潮更會此起彼伏,進入到一個“百舸爭流”的新時期。

    5G+帶來“云經濟”的超級想象力

    云辦公、遠程視頻應用,至少有會議室、辦公室和工位、居家、移動四大場景;涉及音視頻技術、通信技術、軟件服務四大技術領域。但是,真正將這些因素穿起來的,卻是“通信與智能”。即,5G+是“所有”云經濟的基礎!

    目前,國內5G建設正在進入一個空前的高潮期。從室外網絡到室內網絡,技術不斷成熟、產品不斷問世、投資不斷加大,這將極大的助力云應用的普及:5G和4G比較具有極大的“視頻應用差異”。即4G上傳速度的瓶頸和實時性問題,會在5G時代徹底解決。這將是云應用能夠很好的普及的“關鍵基礎條件”。

    中國電信、中國聯通、中國廣電三家運營商在全國范圍共同使用3300-3400MHz頻段頻率用于5G室內覆蓋,這種制度和商業模式上的創新,則有利于在更低的經濟和時間成本下,實現5G應用的快速落地和商業模式突破。共建共享成為主流的5G通信時代,其市場部署速度渴望超過此前預期。

    “兩億人、兩千萬個企業開啟在家辦公模式,這就是云經濟未來潛力的縮影。”行業專家指出,云經濟已經到了萬事俱備的時候。現在主要缺乏的是應用習慣和爆款產品。而NCP疫情大大加速了新應用產品和應用習慣的開發與培育。在5G網絡建設的配合下,云辦公、遠程會議、視頻會議、網絡課堂、家庭網絡社交都將迎來大規模發展的黃金階段。

特別提醒:本文為原創作品,轉載請注明來源,翻版/抄襲必究!
推薦視頻會議廠商
廣告聯系:010-82830253 | 010-82755685 手機版:m.pjtime.com官方微博:weibo.com/pjtime官方微信:pjtime
Copyright (C) 2007 by PjTime.com,投影時代網 版權所有 關于投影時代 | 聯系我們 | 歡迎來稿 | 網站地圖
返回首頁 網友評論 返回頂部 建議反饋
快速評論
驗證碼: 看不清?點一下
發表評論
配资广告